网站首页 >> 仇氏家史 >> 文章内容

我们对《苌家拳》一书的意见

[日期:2011-06-20]   来源:ag亚戏|官方网站  作者:ag亚戏|官方网站   阅读:2976次[字体: ]
  看过郑州新星实业印刷有限公司2009年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陈万卿先生着《苌家拳》一书后,我们发现书中有关仇玉书得资料严重不实,特提出意见如下:
  1、  前言中说“苌家拳资料之公开,首为开封仇氏”。
  168页第三段,按“其《武备记略》中之理论,为苌氏《中气论说》之部分内容,拳法则有《中二十四式》、《青龙出海拳》、《黑虎拳》、《柔术战法》等。此书虽不以苌氏拳法名,而实为苌氏拳法资料第一次公开面世”。
  前言中又有:苌氏拳之资料除“文革”浩劫外,有两次重大损失,1931年荆文甫应河南国术馆馆长陈泮岭之请,为该馆搜集整理苌氏遗书《苌氏武术全集》,因开封沦陷遗失。另一次是1940年前后,苌乃周的六世孙苌文蔚整理……遗失。又说苌家拳之资料多传抄于苌氏传人中,外人不得见。
  我们认为两次整理苌氏资料的时间是1931年和1940年前后,而仇玉书得《武备记略》是他在民国4年即(1915年)将共平生所着之拳、枪、刀、弓、阵法、枪棍是战法等谱书编次成《武备记略》四卷。(见共着弓法一书之自序)早于苌氏资料一、二十年,这是其一。仇玉书14岁时(1844年)到少林寺学习的是少林拳法,他根本不是苌氏弟子,苌氏资料怎能传给他?又怎么能说《武备记略》是苌家拳资料的初现和公开面世呢?
  二、168页第四段中说:“孙霓虹初学于仇玉书,复学于张会同”。我们开封武林界得同志们,凡是看过《开封简志》的人,谁都知道孙霓虹(1887——1937)于光绪二十七年(1901)拜河南巡抚镖师米全中为师。光绪三十年(1904)又拜师仇玉书为师攻练少林拳法,深的仇氏真传。民国九年同陈家沟的名手陈金鳌互相切磋。民国十一年(1922)密县拳师张会同慕名来访,两人互学一些拳法。孙霓虹和张会同并非师徒关系。这种武林高手切磋艺技之事,自古常有。怎么能说复学于张会同呢?孙霓虹是仇玉书的得意弟子之一,又怎么能把张会同和仇玉书二人玉孙霓虹的关系列为“初学”“复学”呢?
  三、167页二十三,仇玉书……“仇氏习练苌家拳至仇玉书已五世”。“苌家拳之流传豫东,仇氏为有力焉”。
  2004年10月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《开封市志》(第七册)人物传仇玉书的资料中,明确写有“仇玉书(1830——1922)14岁时投师少林,是少林寺武僧的俗家弟子。4年后功成返乡,在原籍仇店家中的培英葟学屋设武场受艺”。这是仇家老少,至亲好友和他的徒弟们人人都知道的。仇玉书的父亲、祖父都是学文的,自他从少林寺回家后,葟学屋才成为文武兼学的地方。仇玉书学的教的都是少林拳法,怎么能说他习练苌家拳已五世呢?
  四、181——182页,“愚从事苌家拳挖掘研究三十年,共见该拳谱抄本印本十三种”。“仇氏石印本,民国六年开封龙海石印馆印本,为仇氏《武备记略》之内容,文字多有增减,图式为重绘”。
  前面已谈过《武备记略》出版时间比苌家拳法整理资料早一、二十年,《武备记略》是少林拳法,怎么能把他说成是苌家拳谱的抄本印本呢?苌氏的原着又在哪儿呢?其内容、文字和图式怎么是多有增减和重绘呢?我们认为《苌家拳》为了出版和申遗,不惜把清朝晚年全国着名少林派武术大师仇玉书所传世的《武备记略》拿来装潢自己的门面吧!!
  五、我们对该书上仇玉书的照片和八十受业弟子名单问题说明一下。照片是“文革”后仇玉书的孙子仇春樵亲手绘制的。以后,同在开封化肥厂工作的一位武林同治要此照,让其拿走加印的。曾有人说此照片是从河大找到的,那是误传。关于八十人名字,则是仇玉书的德教碑上刻有的。此碑于2005年经其三、四代孙和三、四代徒数十人,在开封市有关领导支持下,重立于原籍仇店村学校大门外的。此前,仇春堂、仇春樵二人曾到开封、中牟、尉氏、通许等地走访了仇玉书的多名徒弟的后代,访问记录还在。
     最后,我们声明:
 1、建议苌家拳的研究者,这本《苌家拳》不再去复印了,以免继续扩大其恶劣影响。
 2、提请有关批遗备案的各有关部门,调查错讹,加以纠正。
 3、苌氏如有异议请拿出根据向我们说明,然则共行的做法显然太不光彩了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开封市武术研究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    2011年2月19号